风雨同“舱”,共谱“冀鄂一家亲”

2月17日,河北医疗队为2月份生日的患者以及医务人员在江岸方舱医院内过集体生日。河北医疗队供图

□河北日报记者 袁伟华

阅读提示

“2月18日,星期二,武汉第8天。近期,将有一批患者从江岸方舱医院出院,这是几天来最让人激动的消息。”河北支援湖北第五批医疗队队长、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现担任武汉江岸方舱医院副院长的王飞在日记里写道,“在方舱的这8天里,我看到了必胜的希望。这希望来源于我们的医护人员,他们是‘全族最硬的鳞’;这希望来源于方舱里坚强、乐观的患者们,他们对战胜病毒充满信心;这希望来源于我身边一直默默坚守和付出的司机、厨师、服务员,他们是战胜疫情最坚实的力量。”

每天进“舱”8小时以上 ――“我们一定要当好‘最硬的鳞’”

江岸方舱医院是由江岸区全民健身中心(又名“塔子湖体育中心”)改建而成,2月11日下午建造完成,2月12日下午正式启用,共有1000张床位,主要分四个区,医疗救治工作主要由当地的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和河北、天津、江西医疗队负责。

2月10日凌晨,河北支援湖北第五批医疗队顺利抵达武汉,随即进驻武汉江岸方舱医院,到18日已承担起A区573张床位的医疗护理工作。

2月1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已有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包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军队系统已经派出3万余名医务人员来支持湖北武汉。其中,投入重症专业的医护力量是最强的,有1.1万重症专业医务人员负责重症的救治工作。这1.1万的重症医务人员已经接近全国重症医务人员资源的10%。

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为了摆脱深海枷锁,龙族将身上最硬的鳞片做成万龙甲给了敖丙。疫情面前,全国一盘棋,对口支援。网友们说,为了支援武汉,支援湖北,全国把“最硬的鳞”都给了武汉。

“我们一定要当好‘最硬的鳞’。”河北支援湖北第五批医疗队队长、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王飞介绍,医疗队由100名临床医师、200名护士、5名行政管理人员组成,来自全省80家省市县级医疗卫生单位。他们都是各单位的骨干,最大的56岁,最小的23岁,平均年龄35岁。

这批医疗队员,主要来自呼吸科、感染科、急诊科等相关科室,他们中有教授、科室中层和护士长。其中17名共产党员,11名医生均为硕士以上学历,20名护理人员全部来自于临床一线,大部分为经过急诊科、重症医学科多年磨砺的精兵强将,很多人还参加过大型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工作,是一支业务精湛、素质全面、作风过硬的队伍。也是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中以医院为单位派出人数最多、承担各项管理协调、医疗救治等相关任务较多的一支队伍。

“凌晨4点半接到通知,一直很兴奋,终于可以去武汉了。”2月9日从石家庄启程赴武汉时,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的张新亮医生说,此前他写了两次请战书,今天终于得偿所愿。

这些“最硬的鳞”,不仅硬在业务上,更硬在“不问生死、不计报酬”,迎着疫情一路逆行的坚定信心上。

“如果说出征时靠得是一股勇气,真正进了‘舱’,考验的就是我们队员的坚强意志。”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手外科护士长赵红芳说,人们在网上看到,那些口罩留在医护人员脸上的压痕,“像N95和护目镜,我们要求密闭性好,所以都绷得很紧,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当你上了两三个小时班,随着压力持续增加,那种疼痛的刺激让你觉得每一分钟都非常难熬。”

方舱医院的工作24小时不间断,实行6小时轮班制。实际上,从穿上防护服到下班出舱,队员们往往都要连续工作8个小时以上。

“从14时到22时彻底脱下防护装置,全身都湿透了。对讲机里突然传来声音‘B区护理站呼叫医生,这里有护士晕了’……”脊柱外科护师王玉倩说起那一刻,心也跟着揪起来,“头晕、想吐,太正常了。在舱里,我们靠相互打气,靠病人们竖起的大拇指坚持。”

令人难忘的集体生日 ――“信任和乐观是方舱的双桨”

2月17日中午,江岸方舱医院内热闹非凡。王飞带领解明芳、赵红芳等医疗队医务人员为2月份生日的患者以及医务人员在江岸方舱医院内过了一个令人难忘的集体生日。

为避免人员聚集,8名患者作为代表参加了主场活动。在活动现场,医务人员为大家表演了节目,并为患者们送上了祝福。患者代表和医务人员分享了蛋糕,医务人员还将蛋糕送到了其余过生日的患者病床前。

在活动现场,一名患者一手拿着手机录下现场视频,一手握拳大喊:“湖北赢!中国赢!我们加油!早日回家!”

从居家隔离转至患者众多的方舱医院隔离治疗,不只要承受与亲人物理空间的阻隔,有的病人还易产生“自己会不会从轻症转为重症”的焦虑。在疫情没有得到彻底控制之前,一些患者难免会情绪波动,这是人之常情。

如何引导患者坦然面对自己的焦灼、紧张和恐惧,以平稳心态度过治疗的每个阶段,也是帮助他们早日恢复健康的一个关键。

王飞说,此次给患者和医务人员过集体生日,主要是为了缓解患者们的心理负担,提高乐观抗病的信心,增进医务人员与患者之间的感情。

“我管理的一个患者,查床时拉住我的手,不停地说话。”急诊科护师司美鸽说,“我能听出她的焦虑、恐惧和害怕。”对病情的担忧、对新环境的不适应,让她把医护人员的手,当成了在大海里可以抓到的一支桨。

“事实上,方舱医院需要两支桨。一支是患者对我们医护人员的配合与信任,另一支是患者自身的坚强和乐观心态。”王飞说,在疫情面前,每个人都可能出现紧张、焦虑或恐慌等情绪,但越是困难时刻,越需要重拾信心,应对疫情最好的方法就是放松心态、乐观面对。

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省三院骨肿瘤科护士长解明芳说,江岸方舱医院收治首批患者以来,医护人员密切监测每一位患者的情况,并通过沟通交流给予患者心理支持,而患者们也积极配合医疗康复工作。在空闲时间,他们拼魔方、做操、读书、打拳、和医护人员一起跳广场舞。

王飞向记者讲起几个瞬间。

一位队员说,有一次,舱里有一位50多岁的女患者,拿着三个苹果给她,说你们太辛苦了,这个苹果给你吃。在方舱里,物资进出管理都非常严格,平日里吃的苹果,在这里都是好东西。新鲜水果,患者们都舍不得吃,护士当然婉拒了。

这位大姐一愣,赶紧补充说:“放心,我是戴着手套好好洗过的,而且一直都用塑料袋装着,洗完之后我都没碰过。”这位护士眼泪一下子掉下来了,说:“大姐你误会了,我不是怕传染,苹果有助于你们增加营养,换换口味,还是留给你们吃。”

患者说:“你们不远千里从河北赶到这里来帮我们,可是我们没什么可给你们的,只有这几个苹果,你们太辛苦了。”

石家庄栾城人民医院护理部的吴秀敏,讲起了一朵纸玫瑰的故事。

情人节那天,在这个有爱的日子里,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的医护人员给患者们折了好多纸做的红玫瑰。吴秀敏把纸玫瑰送给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时,这位患者突然雀跃起来:“我终于有花了,我要把这朵花送给我老婆。”

“你爱人在哪儿呢?”

“就在隔壁,另外一个病区里。”小伙子说,“今天是情人节,我一直苦恼找不到一朵花送给她,谢谢你们,我终于有花了。”

吴秀敏说,没想到一朵这样的花,能给小伙子带来这样的惊喜。方舱医院不是悲悲切切的地方,一直都有爱,有爱就有希望。

每天都被感动包围着 ――“同舟共济是战胜疫情的强大力量”

王飞告诉记者,在武汉的8天里,他每天都被感动包围着。这些感动来自于队员、各省的同行、坚强的患者,更多的来自于那些默默无闻,坚守在武汉的普通人。“在‘舱’里,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同舟共济,而这正是战胜疫情的强大力量。”

2月9日晚,王飞和河北支援湖北第五批医疗队的队员们搭乘航班飞赴武汉。在他乘坐的河北航空NS8896航班上,他收获了第一份深深的感动。

“执飞我们这趟航班的机长李名钢是湖北人,他知道我们是第五批支援武汉的医务工作者,主动申请执飞这趟航班。”王飞回忆,“我们登机的时候,这位机长在窗口看着我们。上了飞机,他在广播里说,他主动申请飞这一班,就是要替乡亲们亲口说一声:谢谢你们!待到战役胜利时,再接你们回家。”

王玉倩告诉记者,从驻地到方舱医院还有一段距离,大家每天上班,都要靠往返于驻地和医院之间的班车。

“我们工作到几点,这些班车司机师傅们就要守到几点。”王玉倩说,“我们上车后,司机师傅的第一句话都是‘谢谢你们’,每天如此。”有一天,武汉下起雨夹雪,司机丁师傅抱着雨伞,一直等她们下班,还要把巧克力硬塞给她们。“他说,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你们在里面救我们的亲人,我把你们护送好,就是最好的感谢。”

1月23日上午,为防止疫情蔓延,武汉市内公共交通停止运营,公交公司成立党员突击队。老丁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报名返岗,成为公交党员突击队队员。从那天起,他就开始接送医护人员。

在接送医护人员的过程中,不管时间多晚,只要还没收到医护人员下班的消息,老丁就一直在车上等待。武汉冬天凌晨的气温很低,老丁不愿去打扰他们的工作,就在车下适当运动,暖一下身体。

在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驻地所在的酒店里,赵红芳问起一位20岁的厨师小吴:“为什么我们无论几点下班,都能吃上热饭呢?”

小吴说,为了保证医疗队员的饮食,酒店在大堂里安置了保温箱,确保全天任何时候,都有热乎的饭菜提供。

原来酒店有100多名员工,但目前在岗的只有20多人。这些人要完成服务几百人的医疗队的饮食起居。餐厅员工最早大概凌晨三点半就到达操作间。为了准备中餐配菜,切配组员工大概七点就要上班。

“有过担心吗,因为我们要每天往来方舱?”

“一开始担心肯定是有的,可是你们都不怕,从千里之外的河北来我们这里,我们武汉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小吴说。